南虾北调

看文专用号。

在群里,和姐妹们关于大龙惊人臂展的沙雕讨论与灵魂作画。

嘎子呢?我这么长这么大个儿的嘎子呢??

srrx的明信片到了!!!!!超好看!!!!
不得不说,斗鸡真是个好东西。
谁挑的图,出来挨夸哈哈哈哈哈哈哈哈(bushi)

我的叨叨设置的是云次方双人版本的,使用体验:我多余。以及,他们两个怎么这么欠儿呢???????

【云次方】从小,从小。

在我的认知里,“从小”是指我出生开始,或者说是从我记事了,有记忆了开始。


那么,四舍五入一下


从小 = 遇到你的那一刻,才是我人生真正的起点







我猜的!!!我猜的!!!


我不管,我就这么想的。


雙生

皓月疏星,照一径海棠客影,池水清冽,映一盏玉液金波。石凳上,两人相对而坐。一男一女。


男子眉目柔和,举手投足俱是风雅,月白色长袍贴合颀长身材,朴素衣冠难掩贵气。女子雍容华服碧玉仙妆,庸脂俗粉反衬出她清丽本质。


两张一模一样的面容,放在男子脸上则儒雅,放在女子脸上则英气。


酒过三巡,女子发髻微乱,双颊酡红,举着酒杯盯着石桌,口中咿咿呀呀说些什么。


她问他,你为何不喝?

他眉目清冷,语声淡淡,我醉了。

她笑道,我没醉,我没醉。

风声如籁萦绕耳畔,吹落满庭朱白迷乱。


女子给自己倒了一杯,又给男子倒了一杯,站起身撑着石桌碰了碰他的酒杯,仰头,美酒悉数入喉。


“这第一杯祭铜板,谢你雪里送炭。幼时父母染了痨病,早晨病,中午死,你我兄妹二人相依为命,手拉着手,从桐庐走到汴京。那日冬夜的土地庙,我蜷缩在角落里用干草取暖,你自早晨起便不知所踪。外面的雨下的淅淅沥沥,我就着轻雨入梦。梦里我变成了一朵莲花,你是绕着我游泳的锦鲤。日光暖洋洋的洒下来,只听见你一遍遍的轻唤,莲,莲。真好。我本想就这样溺死在梦境里,永远的做一朵莲花,你却捧着一把雪覆在我额上将我冻醒,用不知从何处得来的药与包子将我救活。我记得你天生修长白皙的双手生满了冻疮,紧紧抱着我发誓一定会让我过得很好。”


“第二杯祭肝胆,谢你相照无端。我们被宋家老爷收养后,你便被送去了私塾,我在闺阁中等你回来与我讲述一天的见闻。我们十六岁那年,你去京城科举高中了文状元,我则通过选秀入了后宫。皇上初见时便对我说,你与文状元是双生子,于前朝后宫皆为朕效力,也是福泽。此后我便深得圣宠。我知宫廷波谲云诡尔虞我诈,也知你在前朝尽力为我铺路。我步步高升你护我一世周全,却不知珠钗翠钿亦比不上你攀上树为我折下的棠枝。”


“第三杯谢豪权,生杀由断。那年的京城真是动荡,逆王案之后,菜市场地上的血迹铺了一层又一层……”


女子忽然不再说下去,盯着他瞧了良久。再开口时,语声添了几分哽咽。


“如今你虽为宰相,可这天下,却早就是你一人的了。”


“双生呀双生,你既已慷慨至此,却教我如何还?”


风声如籁萦绕耳畔,吹落满庭朱白迷乱。


女子趴在桌上唇畔笑容清浅,一朵海棠悠悠飘下停在她微乱的发髻上。


男子站起身,将海棠当作珠花簪上。


梦里一莲一鲤,岁月缓缓。







這是篇雙生送給我的生賀,想著總得把這驚喜存下來,不如就放到這吧。

謝謝你,我的雙生,蓮。

願歲月靜好,你我亦永生相伴。


莲鲤

「他们说,我叫鲤。」


自睁开眼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在这湖里,伴着一只水莲。

我记不得很多事,他们都说我呆,时间久了也就不想去记了。现在说的这些话大抵也马上就会忘记了吧。

似乎一直都是这样,记不起,想不清。

我只知道...他们说,我叫鲤。

他们...又是谁?


「鱼,和她的花。」


听他们说我是在这朵花下出生的,我不敢像他们一样相伴着寻去那看不见边界的地方。对我来说,离开了就再也回不来了。我只好呆在这花下。

哦对了,她刚刚告诉我说,她叫莲。她还说,这是我们一起度过的第一千零四个日子。

我从来记不住这些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记住她的名字。


「如果没有见过太阳,我本可以忍受黑暗。」


听他们说我应该去别的地方看看,可我并不想走,只要呆在这里就好了。

我想开口与她说说话。我想...问问她的名字,那个又被我遗忘的名字。

可一张嘴随着呼出气泡的咕噜声,千言万语却还是梗在了喉间。总得说些什么,我想了想。

“你知道太阳吗?''

“我叫莲。“

同时的。


「今天阳光很暖,就像是你。」


像是丢掉了什么,像是忘记了什么。

“今天好暖啊,他们说我叫鲤,你呢?”

“我叫莲。”

“莲...。抱歉,我想要记住你,可大抵到最后还是会忘记的吧。”

“不要紧,这是我们一起度过的第一千三百一十四个日子。”


「她说,她叫莲。」


终归还是按捺不住本能的好奇,今天我随着他们往上游了些,他们说会送我回来的,所以我并不担心。

纵身一跃出水面的那一刻我看清她了。

她像太阳一样。

后来她垂了垂头,说,“我似乎总能听你提起太阳呢。”

我摆了摆鱼尾,透过微波轻荡的水面张望着,一轮太阳被波光映的破碎不堪倒是依旧温暖如往。

“太阳和你一样,我一抬头就能看见他。我似乎...一直活在只有你们两个构成的那个世界里。”

“那你要记得哦,构成你世界二分之一的那个,叫做莲。”


「我亦只有一生,许之于你便再无其它。」


我想我大概是喜欢她的。他们说我痴,叫我放弃吧,他们说我记不住的,这是我既定的命运。

我不在乎那些,命运这东西悬的很,它欺的便是你信了它,我想。


「如此,永安。」


我记不得究竟过了多少时日,记不得我与她多少次提起过太阳,记不得她已经多少次说过她的名字。

就像是想要拼命的铭刻些什么。

这次是她先开的口,“早安呀鲤,我叫…”

“莲。”

我抢过她开口,摆摆鱼尾抬起头清晰地看见她惊地颤抖着花瓣。

我记住你了呦——

“早安,莲。”

“嗯,早安。今天是我们一起度过的第两千零七十三个日子。”

自那之后,我会在她身边摆摆鱼尾,她笑着,我在一旁一遍一遍的叫着她的名字。

莲,莲,莲,莲。


''说世间曾有这一件奇物,莲梗与一鱼骨相融相生。本沉于湖底后被打捞而出,世人皆叹这莲骨双生,故取名为,连理。''








写给双生的生贺,过了很久才传上来。

【2015.3.14】

生日快乐,莲。